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这是越剧和世界对话的一次尝试

聚焦·梨园 来源:早报 2016年11月08日 17:4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越剧《寇流兰与杜丽娘》剧照

  作为本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备受瞩目的演出之一,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新剧《寇流兰与杜丽娘》将于下周在美琪大剧院上演。这也是该剧在首演英国伦敦、巡演法国、德国、奥地利,以及北京国家大剧院之后,首次与沪上观众见面。

  在今年莎士比亚、汤显祖逝世400周年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份里,一贯以艺术改革创新著称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让莎士比亚与汤显祖在越剧舞台上“合璧”。而在欧洲和北京的演出赢得颇多赞誉之后,《寇流兰与杜丽娘》此番来到越剧重镇——上海,未演先热地受到了各方关注,目前演出票已所剩无几。

  昨天,该剧主演、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和导演郭小男来到上海,对这一新作再度进行了各自的解读,同时也直面了浙江小百花一直以来的艺术创新,以及遭遇的各方争议。

  郭小男表示,上海国际艺术节始终是在一个创新的理念下举办的。《寇流兰与杜丽娘》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不创新,中国戏剧就会有一个非常麻烦的局面。他同时也坦言:“创新并非都会成功,我们也不指望所有人都会喜欢这个作品。但至少我们是在孜孜以求的路上。如果我们还在搞那种所谓艺术上的平衡,如果创新没有高度和标杆,那我们就不会有新的艺术高峰。”

  而身兼主演和团长的茅威涛则表示,《寇流兰与杜丽娘》是对越剧和世界对话的一次尝试。但她也笑言:“这个戏可能是我们最近作品里会最少挨骂的。因为不管是新观众还是老观众,看这样两个作品搁在一起,至少还是挺过瘾的。”

  小百花们告诉当代

  越剧也能充满无限可能

  《寇流兰与杜丽娘》首次尝试在一部作品中将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位大师的作品加以“合璧”。该剧以现代剧场的方式,讲述了古罗马传奇将军寇流兰为坚守自我理想而战的悲剧人生,以及情不知因何而起却死而复生的杜丽娘与柳梦梅的传奇故事。其中,“寇流兰”的部分完全是新创的越剧,而“杜丽娘”的部分则是由昆曲学习移植而来的越剧。

  在剧中,茅威涛既要扮演桀骜不驯的战争英雄寇流兰,又要同时扮演多情柔弱的风流书生柳梦梅。整场演出三个多小时,茅威涛不仅要扮演两个东西方的迥异男性,还要在两个表演体系里来回穿梭。但茅威涛坦言很过瘾,“这两个人物有个共同点,就是‘极致’,体现了各自的不同追求。”

  相比在英国演出时,作品赢得了很多西方观众对中国演员和演剧方式的惊叹,在北京演出时,不少观众则喜欢把这部作品和北京人艺的《寇流兰大将军》及昆曲《牡丹亭》作比较。有趣的是,80多岁的北京人艺表演艺术家蓝天野以及濮存昕的母亲贾铨看完戏后都表示,“越剧演得比小濮那个版本好看”。

  而曾经出演过寇流兰的濮存昕看完戏后更是感慨:“这一年来多是话剧的莎翁戏,为数不多的《牡丹亭》,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创作出了这么一台构思巧妙、制作精美的《寇流兰与杜丽娘》,也充分发挥了茅威涛的艺术特色。中西合璧小生戏是她们的创意冲动,让当代越剧的青年演员展现现代风貌也是她们的兴趣之一。‘戏剧充满无限可能’这个观点多用于话剧,现在小百花们告诉当代,她们从《江南好人》就开始了对无限可能的追求。”

  郭小男认为:“这部戏利用浙江小百花这样一个纯女班的艺术团体来呈现,这样的组合对观众的审美会是一次‘意外’。而这种让观众期待的‘意外’,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戏剧性。”

  有多少要继承

  就有多少要向前发展

  不过,从十几年前的《寒情》《孔乙己》开始,一直到近些年的《春香传》《江南好人》,茅威涛和她带领的浙江小百花始终走在一条艺术革新的道路上,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争议。

  作为茅威涛艺术上的伙伴,导演郭小男始终坚定地认为,应该让越剧跳出才子佳人的定位,它在舞台上的张力是没有边界的。“用梅兰芳先生的原话表达就是,中国戏剧要想生存就要不断面对发展中的社会,这是根本。当然,创新是要有前提的,就是不能胡闹。创新有一句话就是:心中有根。这个‘根’就是我们要继承的。有多少要继承,就有多少要向前去发展,这个度是要艺术家来把握的。”郭小男说。

  郭小男补充道:“中国戏曲剧种生存方式的尴尬在于,大家都在守着各自的‘根’,即所谓‘非遗’的不可比拟性,但似乎是越守越小,越来越重复。我们更多要做的,是在世界的格局里去做比较。”

  “其实现在的越剧观众早就发生了变化。十几年前看了三遍《孔乙己》、骂了三遍的观众,真希望他今天还在,还能再进剧场来看看。”郭小男认为,“时代在改变,观众群体也在改变。以前按剧种分,观众以像不像越剧为标准;现在按审美分,只看是不是能接受这种形式。” 郭小男认为,创新的目的是为了争取更多的观众,但另一方面,“导演和艺术家就怕跟着观众走。”

  而对于茅威涛而言,所有的革新都是为越剧能够和世界对话:“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与我们有不谋而合的地方,前段时间举办的一次莎士比亚汤显祖的特别展,在这次展览中我与濮存昕有过一次对谈,是关于戏剧世界性的问题。这次《寇流兰与杜丽娘》的创作看上去是一个巧合,实际上是为了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向两位大师致敬。不仅仅是这样,恰恰是我们作为一个戏剧人,我们的理念、我们的理想、我们的追求、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中国戏剧的世界性。”但茅威涛也表示,所谓的世界性,并不是用各种最现代的多媒体和灯光舞美能够解决的,而是要在对生命和人性的理解上,在精神上找到一种对应。

  “这些年,做这些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剧种发展,更大地域地传播,获得观众。这个戏,实现了关于越剧能不能成为一个国际剧种的规划。”茅威涛说。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热点推荐
戏曲图集
860010-1140010100
1 1 1